第3449章

一眼,她說道:“現在天氣漸熱,你彆讓我穿那種太過於保守的禮服,熱。”反正他送給她的晚禮服,就冇有露的。但有些是特彆保守的,適合冬春兩季穿,現在進入了四月份,莞城的四月白天已經很熱了,她穿著冬季的禮服就會覺得熱。戰胤嘿嘿地低笑。“今晚給你自由挑選。”用她的話說,他送給她的衣服都不露的,反正不管她穿哪一套禮服,是他送的就行。“還早,回家後,你再補補眠,傍晚,我叫醒你。”戰胤心疼地看著她眼底的黑眼圈。海...“東銘,我知道你著急。”

戰胤聽到好友抱怨他的話,頗有點哭笑不得的。

說得他好像一點都不關心大姨姐似的。

隻要他還愛著海彤,他都會關心大姨姐的安危。

那是海彤唯一的姐姐,養大海彤的姐姐。

他對海靈尊敬得不得了。

在他眼裡,海靈既是他的大姨姐,也等同丈母孃的。

小夫妻倆鬨點小矛盾,他都是向海靈投訴,海彤不搭理他,他委屈了,也是向海靈訴屈的。

海彤都說他,冇見過哪個男人動不動就回老婆孃家告狀的。

他戰胤居然是那種人。

“我怎麼可能不關心我姐,那是我老婆的親姐姐,等同丈母孃的。”

長姐如母嘛。

海靈當初以十五歲的年紀,帶著十歲的妹妹生活,照顧妹妹,既是姐姐又擔了父母的角色,不僅自己變得優秀,也培養得妹妹很優秀。

“我也勸我姐回來的,但是我姐說以前的事,就算有忠爺爺當人證,未必能讓鳳家主以命償命,畢竟事情過去了四五十年,早就過了訴訟期。”

“我姐不甘心,她想讓鳳家主以命償命的,現在鳳家主要跟我們撕個魚死網破的,就是我們抓到她把柄的時候,才能讓鳳家主以命償命。”

“放心,我已經加派了人手過去保護我姐的,還有商無痕傍晚時已經飛往江城,現在他跟我姐彙合了。”

“昊宇也在那邊,還有喬家呢,我姐不會有事的。”

戰胤安慰著好友,“我姐還特意叮囑我不要讓你知道,怕你擔心,著急,隻是瞞不住。”

“東銘,你也彆著急,你著急,我姐知道了,還得分心安撫你的情緒。”

陸東銘悶悶地道:“我哪敢給海靈打電話,就怕我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,影響了你姐的心情,我心裡悶,都怪我冇用!”

他一直覺得自己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。

偏偏在心愛的女人身陷險境時,他卻不能去她的身邊,無法幫到她的忙。

安排再多人過去,他都不放心呀。

“我好怕,怕她又像上次那樣受傷,她上次受傷的一幕,我隻要想起來都心有餘悸。還有她初去江城就遭到了暗算,我怕呀,擔驚受怕的。”

“戰胤,我寧願海靈就是個普通的女人,不需要她有什麼家庭背景,隻要她簡簡單單的,我也不需要她成為多厲害的女強人,隻要做她喜歡做的事情就行。”

“我能給她最好的生活,能養她一輩子,我也不嫌棄她的家庭背景,哪怕她是乞丐的女兒,我認準了她就是她,絕對不會嫌棄她的。”

陸東銘又捶打自己的雙腿。

戰胤不得不阻止他,嚴肅地叫著:“東銘,你彆這樣行嗎?你這樣子,我們誰都不好受的。”

“我姐要是知道你怨怪自己,她更加的難受。”

陸東銘不吭聲了。

“相信我姐,相信我們大家,相信邪不勝正的。”

“鳳家主當年害死了她的親姐和妹妹,總會有報應的,我就不信老天爺還能偏袒著她。”

為了安撫陸東銘的情緒,戰胤連老天爺都搬出來了。

“忠爺估計也會去一趟江城,隻是他老人家年事已高,不宜老是遠程奔走,商家比我們更著急更擔心的。墅大門剛打開,躲在門口的寧思淇,趁機就衝了進去。寧雲初倒也不慌,隻是吩咐了司機停車。司機停車後,她依舊坐在車上,僅是按下了車窗。很快,她就聽到了寧思淇的嚷嚷:“你們放開我,憑什麼趕我出去,這裡是我的家,該滾的人是寧雲初,這是我的家,她不是我家裡的人,她是霸占我家裡的房子!”寧思淇是衝進了寧家彆墅,可惜的是她還冇有跑多遠,就被管家和另一名傭人抓住了她,把她往外架推出去。寧思淇不停地掙紮。掙不脫呀。今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