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3章

沈曼高跟鞋的聲音,薄司言一頓。“怎麼?讓小李來接我,然後自己不說話了?”沈曼坐在了薄司言的對麵。“我在看策劃部的方案,一時間忘了時間。”薄司言一邊說著,一邊站了起來穿上了西服外套,沈曼看了一眼桌子上根本冇有合起來的企劃書,說道:“這就是最近薄氏發展的方向?”“嗯。”“用來對付M集團?”“算是吧。”薄司言換好衣服說道:“位置我已經定好了,希望不算太晚。”“什麼位置?”沈曼疑惑的看著薄司言。“我在餐廳...“什麼是下奶?”

麵對蕭鐸突如其來的疑問,沈曼愣了愣:“你不知道什麼是下奶?”

“不太清楚。”

“意思就是,女人生完孩子時候催乳汁的。”

蕭鐸皺了皺眉頭,很是認真地問:“需要男人喝?”

“......女人喝。”

“懂了。”蕭鐸點了點頭,說道:“若是將來你想要孩子......”

“你就給我煲湯喝?”

“我就不讓你喝。”

“這是什麼邏輯!”

“我聽說,母親餵奶的時候會很痛苦,我不想讓你痛苦。”

聽著蕭鐸暖心的話,沈曼噗嗤一聲笑了出來,問:“那你不讓我餵奶,那咱們的孩子喝什麼?”

“讓他喝奶粉。”

蕭鐸隨意的樣子就像是這孩子和他冇多大的關係一樣。

沈曼說道:“傻瓜,就算是不餵奶,如果孕婦的乳汁不能排出來的話,還是會很疼的。”

蕭鐸垂眸,思索了片刻,說道:“那我們就不要孩子,就你和我,兩個人過一輩子也很好,如果你要是嫌寂寞,我們就去山裡的院子養小貓小狗陪著你,總之,我一直都在你的身邊,絕不會讓你受委屈,也不會讓你感覺到寂寞。”

“好。”

沈曼笑著。

將餐具都收拾好了之後,沈曼端著手裡的砂鍋出了房間,正準備下樓把這些東西送到廚房,轉角處卻不小心和提著外賣袋子的馬忠撞了個正著。

馬忠手裡的外賣袋順勢滑落在地,馬忠的臉色變了變,立刻低頭去撿。

看著外賣袋子上麵寫著的鮮魚活殺的字樣,沈曼挑了挑眉頭,說道:“這麼晚了,你們老闆還想著吃魚呢?”

“是魚湯。”

馬忠簡單的回覆了之後便送到了對麵的書房。

聽到馬忠手裡的是魚湯,沈曼又想到剛纔厲雲霆說鯽魚湯是下奶用的,她故意扯著脖子朝著書房裡麵喊了兩嗓子,說道:“這鯽魚湯不是下奶用的嗎?厲總,該不會是剛剛出月子吧!”

沈曼的聲音不大不小,但是正好傳到書房裡。

厲雲霆聽到沈曼的話之後,臉色不由得黑沉。

馬忠不明所以得將手中的魚塘送到了厲雲霆的房間,說道:“老闆,您的魚湯到了。”

厲雲霆說道:“剛纔上樓的時候你就不會躲著點沈曼?”

馬忠正把魚湯放在了厲雲霆的書桌上,聽到厲雲霆說的話之後,馬忠愣了愣:“為什麼要躲著她?”

不過就是一碗魚湯,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。

厲雲霆冇回答,他看著桌子上的魚湯,卻一點提不起食慾,他隨便解開了包裝袋,隻見袋子裡麵裝著的是一碗平平無奇的魚湯。

厲雲霆不由得想起沈曼剛纔在廚房裡煲的湯,是奶白色。

可眼前的這一碗卻水了吧唧的,看上去就讓人冇有胃口。

不過厲雲霆還是喝了一口,發現味道不僅不好喝,而且還有一股腥味兒。

“這就是鯽魚湯?女人生完孩子就給喝這個?”

厲雲霆分明記得沈曼煲出來的湯聞著就是鮮香的,可是眼前的這一碗,喝著不僅有些涼,而且味道口感都不好。家,她卻也是從小嬌生慣養的千金,什麼時候受到過這樣的折辱?她的性子是好,可是薄老夫人卻拿捏著她的弱點,從來都不將她當做人來看待!“林婉兒!把刀放下!”薄司言此刻的命令在林婉兒看來十分可笑,她是喜歡薄司言,從第一眼見到薄司言的時候就喜歡,所以當初薄老夫人找上她的時候,她真的很高興,以為以後就能夠作為未來的薄夫人出現在薄司言的身邊,和薄司言過著普通夫妻的日子。但是她實在是太傻了!她怎麼會傻到以為薄司言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