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6章

薄總,我們要抓她的時候,她正買火車票要跑路,那火車票是通往臨城的,想必她的老家一定是臨城的。”“不不不,我老家不是臨城的!我和臨城冇有關係!我隻是去旅遊,我冇有要跑路!”蘇母害怕的不行,整個人都在顫抖。薄司言冷冷的說道:“為什麼綁架沈曼?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他根本不記得自己見過眼前這個老婦人,憑他的身份,也不可能和眼前的這個婦人有交集。蘇母不說話,薄司言的麵容也冷了下去:“你不說,我也可以查到,那就...說完,馬忠立刻離開了廚房,全程和沈曼冇有一點多餘的交流。

沈曼盯著案板上的鯽魚,頭一次覺得無奈。

過了好一會兒,馬忠掐著點來到了廚房,詢問沈曼的飯做的怎麼樣了,沈曼將已經在灶台上煮了二十分鐘的鯽魚湯直接遞給了馬忠,說道:“給你們老闆,大早上起來就喝魚湯,小心營養過剩。”

“不牢蕭夫人費心。”

馬忠這稱呼像是故意說的。

很快,馬忠就提著沈曼的魚湯上了樓。

樓上,厲雲霆看了一眼馬忠遞過來的魚湯,問:“這是什麼?”

“沈小姐送的魚湯。”

“沈曼?特地給我煲湯?”

厲雲霆有點不相信的看著眼前的馬忠。

沈曼什麼時候能夠這麼好心了?

“是她......自己想給我做的?”

厲雲霆有點不確定的看著眼前的馬忠。

馬忠卻臉不紅心不跳的點了個頭:“是。”

“這沈曼還真是有點良心。”

厲雲霆自己都冇有注意到自己微微上揚的嘴角,他將魚湯拿到了自己的麵前,喝了一口魚湯,魚湯的鮮美很快就從自己的嘴裡化開。

“味道還可以吧,也就那樣。”

“......那老闆,我先出去了。”

馬忠剛要轉身走出房間,厲雲霆卻突然開口說道:“替我多謝沈曼,就說她的好意我心領了,不過做魚湯太費事,以後不用她親自下廚。”

“......知道了。”

馬忠走出了房間,正好碰到沈曼上了樓。

“魚湯喝了?”

“喝了。”

“覺得怎麼樣?”

“老闆說多謝你。”

“謝我什麼?要不是他非要讓我給他煲湯,我也懶得煲。”

“沈小姐!蕭先生應該還在房間裡麵等著你,你快回去吧。”

馬忠生怕沈曼說的話讓裡麵的厲雲霆聽見。

屋內,厲雲霆說道:“阿忠,讓她進來。”

“......”

馬忠不情不願的讓到了一邊。

沈曼推門走了進去,正看見了自己煲的魚湯擺在了厲雲霆的房間。

而此時,沈曼手裡正托著她給蕭鐸做的早餐。

看著沈曼手裡端著的水晶蝦餃,厲雲霆故作若無其事的說道:“其實我不是很喜歡吃海鮮。”

“......所以呢?”

“其實你不用特地為了感謝我給我包餃子,不過你的好意我心領了。”

厲雲霆故作矜持的敲了一下桌子,說:“放這吧,我一會兒吃。”

“......”

沈曼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水晶蝦餃,突然就被氣笑了,說道:“厲雲霆,誰跟你說這個是我給你包的?”

“不是?”

“這是我給阿鐸做的,你要是想吃,讓廚子做,你家廚子不會煲魚湯,難道也不會做蝦餃?不能到!”“為什麼?”江琴生氣的踹了傅遲週一腳:“傅遲周,你和阿鐸怎麼能瞞著曼曼?今天的這個場合多重要你不知道?”“疼疼疼!”傅遲周捂著腳,說道:“你就不能輕一點?你聽我解釋!”“我不聽你解釋!我打電話自己問!”江琴掏出了手機,正準備撥打號碼的時候,傅遲周連忙說道:“是白淑媛回來了!”江琴的手一頓:“白淑媛?她來海城乾什麼?”“我怎麼知道?你問我?”傅遲周的眼神閃躲。江琴很快就意識到了不對:“是不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